文学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原创文学 > 江山散文 >

散文欣赏 杨敏:碧池垂钓

时间:2019-11-16 10:01 编辑:文学网

小贴士:因为女生总是喜欢虚报体重。

问:散文欣赏 杨敏:碧池垂钓

答:

  老耿曾是老街坊。许多年前我搬家时他却巧也搬了家,彼此相隔甚远,往来便中断了。我印象颇深的是老耿于垂钓之道很在行,喜好得近之乎偏痴,每逢休息日常常风雨不避,早出晚归,乐此不彼。

  老耿跳下车,冲着我一笑说:“看来你今天到悠闲,上车吧,咱俩钓鱼去。”这么多年过去了,老耿还是那么风风火火的,真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呀,我不容分说被他拽上了车,一溜烟的朝城外驶去。

  一口气便奔上了一个高高的山头。我定神一看,方知山下便是潍河边的滩子口。但见眼前是一方又一方的鱼塘。早已有“捷足先登者”或站立如塔,或端坐如仪。晚来一步的正绕鱼池踏选“风水”,却很少有人高声的喧哗。

  老耿麻利地拿出半自动钓具,快当地理好坠钩、浮标,利索地挂上饵料,弹指间便将钓竿递在我手上说:“按这个按钮,线就自动甩出去了。”

  说实在的,我不会钓鱼,也没有这方面的嗜好。而今也是好情难却,只好学一回姜太公了。开始倒也专注,总觉得已有鱼上钩,频频起杆,可那些精明的鱼却早吃光饵料溜之乎也。看着别人或大或小已有收获,我不勉急燥起来。而老耿就在我身旁不远处手握钓杆,笑咪咪地瞅着水面,神情是那么地悠然自得,此刻的他不象在钓鱼,倒象一个开心的面壁者。我开始有点心猿意马了,象逛市场似的东张西望起来。

  这地方的景色倒还秀美。鱼塘四周,层层梯田里,蔬菜青翠鲜绿;遥望潍河如带,滔滔北去;高新开发区林立的大厦高耸入云;池水清清在阳光下潋滟生辉。我刚移神欣赏风景,忽闻老耿嘿嘿一笑,我侧目一看,只见他正忙着收线,一条又肥又大的鱼儿一蹦一跳地被银线牵着乖乖地朝池边游来。老耿不愧是个钓鱼的老手,快当地把鱼拉上岸,装进网袋,吊在池水中,那鱼在水中不断地翻腾撞网,然而,既以上钩,那就再也逃脱不了网的羁绊了。

  老耿的得手似乎鼓舞了我,我重抖精神,紧紧盯住浮标。正当我眼睛感到有点发酸的时候,只见浮标忽然下沉。我心一喜,用力一挥,不料又是空钓。我有点气馁,抱怨那鱼儿太滑头。老耿教我上好饵料说,钓鱼不能性急,要心平气和,已静待动,起杆时,用力不要太猛。

  任何一件事情,即使是看起来十分简单,亲手做起来也不定容易。只有亲身实践,才能真正弄懂里面的学问。钓鱼也是如此。

  大半个上午过去了,我除了学会上饵料,还是一无所获。不过有意无意间欣赏别人的垂钓,也是一种乐趣。况且,池畔不乏令人开怀的场景,心情还是很惬意的。

  终于,机会来了,有鱼咬钩,那浮标迅速沉没水面,就在这一刹那,我忙起杆。一个不大的鱼刚被我拉出水面,那鱼儿拼命的挣扎倏忽又滑落水中,溅起一朵小小的浪花,幸然游走了。

  到收杆时,我的“积分”还是零。然而不知何时,一种逍遥而又洒脱的感觉悄悄地萌生心头,这使我体验到那种于繁尘闹市中无法得到的身心的放松与平静。

  秋天走到青州这座小城,大山深处的枫叶又红了,远远望去一片火红,红得依旧,红得诱人。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在向我招手。面对她的微笑,我沉默,我愧疚,我何尝不想早日靠近她的枝头?!

  正是好秋天气,山外的什么地方,阳光应当朗朗照着。那儿游人肯定如云。然而,还是这里好。今天,离了喧嚣浮华的都市,独自,踏着满地落叶,踏着荆棘,寻找一条路,通向属于你的处女地。真要看叶,哪能在游人如织的地方?秋风又起,是第几阵?我不知道,只知我在看叶,叶亦在看我,慨叹之际,都仿佛处在叶的围城之中。很久以前,它们可曾见过有人在树下抚一把名字叫做焦桐的古琴?人去物在时,会有无数的红叶飘落成泥吗?一曲《高山流水》,如高山,如流水。那,是焦桐的另一种生命。

  如今,再无人正襟危坐,树下抚琴。只有如云的人,在山外飘来飘去赏叶。可是,能真正读懂红叶的,又有几人?

  历经沧桑的深谷老树,岁岁之秋,秋风瑟瑟时,点燃自己翠绿的生命,腾起红红的火焰,灼灼燃烧,那份生命的高贵,无法与人说。

  万山红遍后,缓缓旋落的红叶呢?降下,当触及古铜的大地时,当行将告别这个世界时,红叶在唱歌、唱红红的歌、唱嫩嫩的歌·······歌声过处,便又萌生出一簇簇情的芽,一丛丛爱的桠;便又绽放出一朵朵如火的花,如血的花,如霞的花,如玉的花······也有随风远去的,沙沙地发出响声。这,是将开始另一种生命前的告别词。这,使我想到人生,人生不是梦,是血与火的恋曲。一个人,挣扎出世到在火焰里挣扎开来,始与终都在“挣扎”二字的链条上。挣扎,揭示着生命的奋斗,包含着失败与成功·······

  也有很不愿离去的树叶在秋风中苦苦摇拽,象是站台上相送的恋人,不愿离去而最终又不得不离去,害怕永远的再见,又不能不接受永远的再见。唉!又何止那落叶,该离去时,就离去吧,何苦留恋那已不属于你的枝头?

  树上鸣叫的秋虫,或许,最终将在秋天完成从生到死的旅程。但是,他们仍然用有些悲伤却很悠长的低鸣,在这深秋里,向世人诉说一种生命的存在,一段壮别天涯的故事。

推荐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