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原创文学 > 诗词古韵 >

【读城】灰飞烟灭崖山战 文化创新话元曲 ——试

时间:2019-11-19 15:17 编辑:文学网

小贴士:因为女生总是喜欢虚报体重。

问:【读城】灰飞烟灭崖山战 文化创新话元曲 ——试

答:

  1279年(南宋祥兴二年,元至元十六年),宋朝军队与蒙古军队在今广东江门市新会区南约50公里的崖门镇进行的大规模崖山海战,在中国军事战役史上虽乏善可陈,但在中国历史和中华文化史上却是绕不过的一场大海战。

  元曲,是盛行于元代的一种文艺形式,包括杂剧和散曲,有时专指杂剧。杂剧和散曲,尽管两者都采用北曲为演唱形式,但属于不同的文学体裁。杂剧是戏曲,散曲是诗歌。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乐府”成为一种带有音乐性的诗体名称。因此,散曲、剧曲又被称为乐府。

  崖山海战是宋元之间最后的决战,宋军全军覆没,南宋灭国,促成了大一统的元帝国的建立,在中国历史上具有深远影响。尽管崖山海战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但仍然改变不了只是一场战役的属性。元曲以其独有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在中国文学史上是继唐诗宋词后出现的又一座丰碑。尽管元曲在中华文化的传承和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但仍然只是一个特定朝代的文化现象。一场战争,一个文化现象,属性不同,场景不同,时空错位,乍看跨界严重、风马牛不相及,细思之却有着有机的内在联系和因果关系。

  汉武帝采纳董仲舒“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后,儒家思想就逐渐成为封建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众多士大夫和读书人信奉和推崇儒学,以儒学的核心价值观作为自我思想完善和人生修养的圭臬。

  在中国的文学史上,无论是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还是唐之诗、宋之词,很多作品都成了探讨、交流、宣传儒家思想的载体,闪现了儒家文化的思想和人文之光。韩愈的“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范仲淹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居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忠君爱国、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流淌在字词之间;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忠勇义节气贯诗句。在唐诗宋词中,像这种充满家国情怀、忠义气节的诗句可说不胜枚举。这些闪现儒家思想价值的诗篇、文章,是中国文学的思想、道德的一块高地,也是中国文人的精神脊梁和中国传统文化、道德传承、发展的“精气神”。

  崖山之战,南宋残余的军事力量最终被消灭,开启了蒙元最终统一中国的新时代。战败时,左丞相陆秀夫背着少帝赵昺投海自尽,以死了节,许多忠臣临死不降,追随其后,纷纷跳海。史载,当时跳海军民多达十万之众。十万人之中,固然有兵败逃生者,但很多还是“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殉南宋国的儒教信奉者。一时间,数万儒家“精英”陨灭,对儒学的生存和传承无疑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崖山海战使得一脉相承千年的华夏文化由此产生了统治者变更带来的断层,故有“崖山之后无华夏”一说。

  华夏也称“夏”“诸夏”,又称为“华”或“诸华”,是古代居住于中原地区的汉民族的自称,是中国和汉族的古称,华夏文化也就是古代汉民族创造的文化。在元代之前的中国历史上,虽有过长期的战乱、分裂及朝代更迭,但始终维系汉人统治的政权格局。其间虽因统治者政治主张和个人好恶,给华夏文化的传承、发展带来一定的阻力和影响,但并没有出现体系上的大面积塌方和溃败。崖山战役后, 中国第一次整体被北方游牧民族所征服,首次沦为异族统治。这种颠覆以前汉族政权历史的现实,使华夏文化面临重大的历史转折节点,作为华夏文化重要内容和分支的儒家思想所倡导的价值观,更是经历着从主流到边缘化的磨难。但是,华夏文化的根基还在,影响深远,在政权更迭的政治格局下,它相互融合、兼收并蓄,不断演化、繁衍,发展成了中国各民族共有的辉煌灿烂的中华传统文化。

  以开放的心态看待宋灭元立,以唯物史观考察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崖山之后无华夏”一说不仅立论偏颇,而且误读历史、曲解文化发展规律。崖山之战灭了南宋,但灭不了华夏文化,反而催生了中华文化的又一朵奇葩——元曲。

  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序》中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将元曲赋予同唐诗宋词并举的文学地位。作为元代文学成就代表的元曲,有其与唐诗宋词不同的艺术特色,折射出元代特有的社会背景和崖山之战的深远影响。

  崖山兵败,十万军民跳海殉宋,这对元朝统治者和封建文人、儒生都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思想、道德震撼,使元曲的产生一开始就背上了历史的重负。加上元朝统治者又实行残酷的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对民族进行等级管理,汉族立为三等,规定了相应的法律、政治、经济待遇,这就封杀了封建文人的文学创作空间和创作积极性。同时,从游牧民族到入主中原,元朝统治者对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形成的文化制度来不及消化、整理、接受,思想控制相对较弱,这又为文化的发展多了空间,少了束缚。

  在当时特定的社会历史背景下,元朝的文学走上了异于以往历朝历代发展兴盛的道路。如果说崖山海战使得一脉相承千年的传统文化由此出现了断层的话,那么,这个断层恰恰是新朝代新文化发展和兴盛的契机,倒逼元朝文化形态从以前的文化形态中转型和创新,产生了内容、形式、语言、艺术风格、作者队伍都不同于唐诗宋词的新的文艺形式——元曲。

  元曲的杂剧、散曲,虽延续到明清两代,但鼎盛时期是元代。元曲,无可争议的“一代之文学”——元代文学的标杆!

  比照阅读元曲和唐诗宋词,不难发现,少了文人气,多了平民味;少了情怀,多了写实;少了“金戈铁马”,多了“市井里巷”;少了豪迈,多了“地气”;少了婉约,多了直白;少了清丽,多了混沌;少了语言的工丽,多了民间俚语;少了高雅,多了通俗……少了文人气接了“地气”的元曲,在艺术效果上也呈现出独有的特色。关汉卿《窦娥冤》中窦娥临刑前的誓愿,就比韦庄笔下秦妇的倾述更具有战斗力和震撼力;柳宗元的《江雪》是清冷中渺远、空濛,而马致远的《秋思》却是悲凉中真切、贴近,艺术感染力要来得直接、快速。

  但是,元曲异于唐诗宋词的艺术特色,又是在吸收和承继以前文化的基础上产生和兴盛起来的。她虽没有唐诗宋词含蓄的意蕴和苦吟雕饰的艺术美感,却有着意到言随的描摹和直截明快的艺术快感。元杂剧是在唐宋话本、词曲、讲唱文学的基础上创作了成熟的文学剧本,在金院本和诸宫调的直接影响下,融合各种表演形式而成的一种完整的戏剧形式。而散曲,更像是从唐宋的长短句歌词脱胎而来,与宋词有着相同的基因排列。事实上,散曲是宋代民间兴起的曲词吸收女真、蒙古等民族乐曲的一种新的诗歌形式。由于当时流传在北方,也称北曲。(见《中国文学史·三》1979年版)元灭宋后,北曲南下,扩散到大中华疆界。

  元曲,不仅仅是元代文学的高峰,而且是文人文学转型到平民通俗文学的一个里程碑,是一次多民族作家共同参与的成功文化创新,在中国文学史上有着标志性意义。

  崖山之战距今已有740年,它给中华文化带来的深远影响已经消失殆尽,只留在历史的考证里,除历史学家外,今人对其大可不必感慨,无须评说。作为元代文学代表的元曲,随着元朝的灭亡而走向衰微,但它永载中国文学史册,时代变迁,难掩其彩!

  王国维在评说元曲时说:“元人之曲,为时既近,托体稍卑,故两朝史志与《四库》集部,均不著于录;后世儒硕,皆鄙弃不复道。”(《宋元戏曲考·序》)我们不是“儒硕”,所以我们不“鄙弃”元曲。可叹的是,沿袭“两朝史志与《四库》集部”,今人喜爱唐诗宋词者众,元曲则曲“低”和寡,被忽视的程度令人唏嘘不已。给元曲一个公正的待遇吧!像喜爱唐诗宋词一样喜爱元曲吧!

推荐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