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原创文学 > 微型小说 >

雾驮来的雨_瀑布

时间:2019-11-18 17:05 编辑:文学网

小贴士:因为女生总是喜欢虚报体重。

问:雾驮来的雨_瀑布

答:

  云南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在《四川文学》《安徽文学》《边疆文学》《散文选刊》《读者》等文学刊物上发表中短篇小说和散文。作品入选《抒情卷》。曾获“中国百篇散文奖”、“滇东八地州文学奖”、“全国国土资源题材短篇小说大赛奖”、“全国微型小说二等奖”。出版散文随笔集《生活静悄悄》、《那一杯金银花茶》,中短篇小说集《斜刺里一拳》、《阳光受潮的季节》和《孤独的蓝纽扣》五部。

  街面上,干燥、炽热、空气浓稠,没有风,没有树荫,只有阳光和热浪,让行人直想脱掉衣服,痛痛快快地淋一场旷世豪雨,对赤日炎炎来一阵毫不留情地鞭打,把自己浇一个透心凉,该有多舒畅。这是七月啊,不热不叫大关,不热不叫伏天。大关的气温绝对比昭阳高出几度,要不怎么汗水这么多呢?

  从踏进黄连河的第一级石阶开始,就有人说好像在下雨?刚才,在街道上行走,还在艳阳高照,热风拂面,热浪一波一波地追着,雨来得这么快?认真看,地上、树叶上、野草上、藤蔓上湿漉漉,水灵灵的。是的,确实有雨,尽管雨不是很大。我发现,石阶上的男女游客上上下下,有人撑开了伞,有人居然披上了雨披。

  我这人历来不喜欢打伞,更不喜欢雨披,嫌麻烦,雨披会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如套中人,浑身不舒服。在家乡,暴雨如注基本不出门,雨小就会毫不犹豫。有时出门时丽日清空,微风徐徐,突然电闪雷鸣,骤雨瞬间而至,衣服、头发尽湿,犹如落汤鸡一般,狼狈至极,有时还会引来感冒,被人讥笑:你这人好精灵,实际是“经淋”,我也只是一笑了之,并不辩解,咎由自取。雨水一来,模糊了视线,泥泞了道路,不管不顾,急冲冲到达目的地。我不喜欢看天气预报,所以,出门屡次被雨光顾,依然不惧,我行我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习惯这东西害人不浅,会纠结人一生。

  踏着湿漉漉的路往山上走,有一定的难度,尽管有石阶。因我穿着皮鞋,不好登山,有文友告诫我,说周老师慢一点,注意脚下打滑。心怀敬畏,虽然登上高山,心还是平静的,坦荡的。我登过黄山、岳麓山、黔灵山,还有一些叫不出名来的山,记得导游总告诫大家: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我得十二分小心,一步错,步步错。黄连河虽说不上险峻,但也有悬崖、险滩、深壑,一不小心失足,可能摔下深谷,遗恨终身。

  山路崎岖,曲里拐弯,有平坦也有陡峭,有小溪也有石板。大队人马已经向前走了,只有我一个人掉队。我蹲下身子,看到那些小草勃勃生机,绿得让人心醉。我感叹,这里的小草幸福,草们从不担心干渴,从不惧怕赤日炙烤。小草不鲜艳,但倔强,你觉得石头够坚硬了,但小草却又能力把大石头掀翻,这是怎样一种毅力和力量美啊。为见到阳光,草们有的是耐力和恒心,砖头、瓦砾、腐树压着,它也要极力伸展自己的身体,展示自己的美。

  继续往上走,有野花开着,有石山悬挂着,有树冠伸着,拍了几张照片,感觉甚好,突有隆隆的声音渐行渐近,原来是到了“洞房瀑布”,只见水流从高高的悬崖上汹涌而下,飞花溅玉,形成巨大的瀑布,瀑布后边有一巨型岩洞,取名“洞房瀑布”,佩服当地人的创意。在这满目绿色的植物王国当中,水是这座山的经脉,水肯定充当着主角,山上、草叶上、石壁上、树枝上,到处都见着水在洇着、淌着,跳跃着。有人说,天哪,这是原生水,城里哪点会有。发出惊叹的女子凑在岩壁上接水洗手,那神情觉得那水勾魂夺魄,精贵得很,只想喝几口。站在瀑布面前的石头上,有些打滑,几个美女颤颤巍巍移步过去拍照,嘻嘻哈哈,相拥相缠,人瀑相映,美到极致。在瀑布前,雨似乎更大,不一会儿,身上便有潮潮的感觉,且有些凉意。

  天上一滴泪,人间一片湖。这里虽然没有出现湖,却是满天满地满山湿淋淋的,潮阴阴的。那么,雨来,必有缘故。

  我知道了,雨是雾驮来的。大关多山,抬头是山,低头是山,伸手就摸着山,走错路还是山,山连山,山叠山,山牵山,山多得头皮发麻,笔架山、云蝠山、翠屏山就很有名,据说还有很多美丽的传说。县城就挂在半山腰上,悬摇摇,颤巍巍的,雾茫茫的,很有些浪漫色彩。从昭阳到大关,不过区区几十公里,一上高速,却要钻若干个隧道,过若干个桥梁,完全是在山肚里穿行,说是山的国度,一点不假。不少单位的门前都有若干石阶,比如大关中学。我没有数过那些台阶,几十级是少的,恐怕还有上百级的,公务员、市民、老师、学生,各色人等要一级一级的爬上爬下,上班下班,上学放学,出门进门,迎来送往,每天要数过多少石阶,该有多累啊。从这一点说,大关人练就了一副把大山踏在脚下的神腿,腿上功夫何等了得!

  举目四望,雄壮峭拔的山峰林立,气势磅礴。山多,雾就不会少。绿色的大山常有玉带缠腰,飘飘渺渺,飞絮流烟,天然清洁,没有杂质。黄连河山上,树木繁盛,花草丰茂,蓊蓊郁郁,满眼皆绿。由于湿度大,自然水汽不断蒸发而成雾,雾就把雨水给轻轻弄来了。不过,轻盈的雾能量毕竟有限,弄来的雨并不大,淅淅沥沥,若有若无,沉没在无声的虚土里。只是,细心的人会发现,雾所到之处,植物就那样湿着、润着、绿着、清爽着、氤氲着、蓬勃着。

  雾和水是一对好兄弟,它们有时好得像穿一条裤子,雾到哪点,雨水就跟到哪点;有时又会默默分开,各奔东西,只见大雾弥天,却见不着丁点儿雨水。

  对于雾,我并不陌生。我在盘河山区工作过好几年,那里也是山大谷深,茂林修竹,湿度较大,雾锁校园是常事。浓雾一起,便进村入户,大毛雨随着就来了。当地人把大雾叫“罩子”,很形象,雾就像一个巨型的布幔,上帝巨手一挥,布幔从天上一笼统罩下来,把山梁、沟壑、房屋、人畜,树木统统纳入囊中,瞬间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那雾不失活泼和生动的本性,有时浓得化不开,看不远,走不出,推不动。一会儿,又有变化,云烟似的散开,风轻云淡,突然一座山峰立在眼前,瞬间又飘然无踪。时而集结,浓浓烈烈,森严壁垒,犹如一堵厚重的城墙,把人拦在城外。雾驮来的大毛雨被当地人称为“罩子尿”。初听到那个叫法,心里颇为不爽。那毛雨并不是人人痛恨的酸雨,是至清至纯的雾雨啊。所以,“罩子尿”的叫法我特不喜欢,一个美好的物体,被一个不雅的称谓给毁了。

  我还知道,雨还是瀑布挥手洒过来的。黄连河的雾并不大,没有盘河那种铺天盖地、密密匝匝的厚实。只是一片片、一团团、一缕缕,影影绰绰的在山间、林中、草叶上飘来飘去,若断若续。那雾还有瀑布的功劳,高耸悬崖之上的水流,由于巨大的落差,桀骜不驯的瀑布冲击到地面,瞬间便生成烟雨蒙蒙的水雾。瀑布那种万马奔腾气势磅礴的气势,惊世骇俗的绝唱,性如烈火的吼声,阳刚伟岸的大美,令人无比震撼。据说黄连河这座小小的山峰就有47条瀑布,真是瀑布世界的高大上啊。说是中国瀑布之乡,恐怕很少有人质疑。瀑布的凶猛冲击,形成了水潭、水沟、小河、小溪、井流,它们在悄悄地流淌,静静的存在,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保持着透彻清凉的本性,慢慢地汇集、无声地蜿蜒,或从崖缝中挤出,或在石壁上跌落,或从险峰上摔下,然后一往无前地流入关河,汇入大海。

  一座山的馈赠,使大大小小举目皆是的瀑布群,形成漫无边际的水雾在天空无休止地腾挪、移动、飘洒、漫延,扩散到周边的山峰、林木、花草、石阶上,让我们看到了雨的细腻和湿润,雾的专注与神奇。瀑布生成的雾雨特别的秀气,飘飘洒洒、若即若离、星星点点,滴到人脸上、手臂上、脖颈上,凉凉的、润润的。

  雾雨的勤劳,太阳的无私,把山涂染得更苍翠,更蓬勃,更蓊郁。诗人陈卓说:雨后黄连河,飞瀑涤尘埃。其实,干干净净的黄连河天天都要承受飞瀑的亲吻和抚摸,把自己沐浴得冰清玉洁至善至美,何处惹尘埃?不过是陈诗人对美景的抒怀而已。

  有了黄连河,足以让大关人自豪一辈子。难怪有大关人的饭桌、茶室,话赶话都会慢慢扯到黄连河,大关人那种怡然自得的神情必然会感染一桌子的人。座中之人难免会有动心者,真的有那么好吗?抽时间去一次。登临山峰,是人的自然属性,登高望远,使自己眼界开阔,心胸豁达,也是一种洗涤心灵的过程。所以,应该去一次,不然会遗憾的。

  有人说,到了大关,不去黄连河等于白去一场。那样一个美不胜收的所在,不去,真是遗憾了。所以,每次到大关,我都要去领略山的雄奇,树木的苍翠,瀑布的精妙,雨雾的温馨,而且每一次对山里那种湿润润的感觉,慢慢明白雨雾的来由。我和同伴秋冬季节也去过,那时雨水恣肆张扬,淅淅沥沥的雨水,夜来昼去,在山中凝结成雾,湿润的程度更深更透,更让人不能忘记。那雾实在是太纯洁、太自然、太畅快了。毕竟那水汽,抑或是雾,是来自大自然的杰作,来自上天的无私赐予,人们总会情不自禁地张开嘴深深呼吸一口,感觉空气中也透着山泉的甘甜和清新。

  因为有了雾,才使得寂寞的乡村有了诗意和意外。难怪看到大关的姑娘们柔情似水,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当地人说,那是因为有洁净的雨雾时时滋润美容的结果。

  假若你从北方有毒雾的地方过来,把干燥、荒凉、雾霾、疲惫、烦躁、纠结,抑郁抛开,走进大山,那里有奇松、怪石、古树、飞瀑,还有魅力的传说,将身体和心灵来一次洗涤,感受大山的宁静与包容,让清凉的雨雾把自己熏醉,那肯定是人生的一个惊喜。

  黄连河美,美得深入骨髓;黄连河秀,秀得人心静;黄连河淳,淳得敦厚朴实。在这里,你可以穿越城市喧嚣和繁杂,摒弃世俗和浮躁,抛弃人与人之间的无端猜忌与纠缠,投身到大自然的怀抱,给心带来清新的亮色和舒畅。那一刻,感觉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太幸福了,生活原来是这样的美好。这里有“聚日月之精华,集天地之灵气”灵动纯洁的水雾,敞开胸怀与纯净和质朴紧紧相拥,必然千般姿态,万般风情。

推荐内容
点击排行